🍃

【EC】天启之后(甜,ooc

 

                                                  å¤©å¯ä¹‹åŽ

 

 è‡ªä¹ æ— èŠå†™çš„一篇,时间线天启之后,其实我觉得挺混乱的…..总觉得最后老万没有走,留下来继续陪教授啊,食用愉快.

    

    

温暖的橘黄色灯光笼罩在屋内,屋外天空早已挂上漆黑深沉的夜幕。今晚夜空中还悬挂着那么几颗星星。星星之间的距离很遥远,就像他和现在对面专心研究棋局的Charles一样,Erik望着窗外的夜空出神的想着。说起Charles,他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Erik收回视线,转移到Charles身上。Charles全神贯注的看着棋盘,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或者又是故意躲避。Erik现在没有戴头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白天和天启的大战结束后,就一直没有戴上头盔了。在见到Charles之后,他刚想拿起头盔的手又放下了。Erik注意到Charles的头发因为天启的能力全部消失了,眼睛甚至有些红肿。Charles之前哭过吗?视线对上Charles的双眼,他却感到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Charles的双眼就像是藏着一片大海,此刻还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Erik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加快,他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为什么要阻止天启。那个时候只差一步,他所痛恨的人类就会付出代价。他却在那个时候想起Charles。旧时的回忆像老电影一样,每个相处的片段缓慢的在他眼前交替着,变换着。他的记忆回到了那片黑暗的海洋里Charles抱住他,对他说你不是一个人,和Charles一起坐在一张床上喝着酒,夕阳照耀下的华盛顿纪念碑,两人慵懒的坐着下棋,还有沙滩上他抱着Charles,望向Charles的那双酷似大海的双眼,最后停留在Charles第一次看到了他的记忆,抹去眼泪的画面。每一个画面,都是Charles和他旧日的模样。Erik不知道自己已经开始流泪了。于是Erik动用了自己的能力,甚至攻击天启。他也不知道这种情绪是什么,就像他今天明明应该转身离去的,却在后来提出要主动陪Charles下棋。“Erik,到你了。”他回过神来,才发现Charles早就一直看着他了。Charles直直的看着他,他也一直看向Charles的眼睛。两个人的目光都十分炽热,一时间气氛居然有些暧昧。灯光照耀下的一些细小的微尘在空中浮沉着。僵持了许久,Charles突然率先移开了视线,飞快的用两根手指轻抵在太阳穴上。Erik这才反应过来,想招来头盔,但是已经晚了。他只得认命的也闭上眼睛。Charles的身体有些颤抖,Erik也感到一种熟悉的感觉,这感觉已经好久都没有过了。过了许久,当他睁开眼时,发现Charles正在默不作声的哭泣。Charles那如同海水般蓝的双眼,又蓄满了泪水。Charles的泪眼,他是十分熟悉的。他们初遇的时候,给Erik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这双含着泪的眼。那时候他的心里就感觉被种进了一颗种子,不断的发芽生长着。只不过后来他和Charles背道而驰,种子上空堆满了厚重的阴霾。Charles是个好人,他本来也可以成为好人,但他背负的太多了。Charles又在为他的经历所哭泣。此刻他感觉那颗种子复苏过来了,阳光最终还是冲破了层层深厚的阴霾。他才意识到,Charles对他来说是特别的。尽管他和Charles的立场不同,但Charles对于一切都抱有善意,包括对他。所有人都认为Erik是个坏人时,Charles却依旧对他抱有善意,劝他放手。Charles总是这样,不了解他的痛苦之前劝他放手,了解之后却又为他哭泣。

   æƒ³ç€æƒ³ç€ï¼ŒErik感觉自己又要哭了。他忽然站起身,向Charles走去。Charles依旧沉浸在之前所看到的场景里,灯光柔和的照在他脸上,为他的脸庞勾勒出的线条描了一层金边。泪水定格在了他的脸上。他不禁伸手触碰到了Charles的脸庞,轻柔的拂去了他的泪水,仿佛不像他。

 

他的悲伤,他的痛苦。Charles也在承受着。

 

 ä»–慢慢俯下身,小心的用手臂环绕着Charles。Charles的身体轻轻颤动了一下,随机用力的回抱了他。他能感觉自己衣料被Charles抓的很紧。他带有安抚意味的拍了拍Charles的背,Charles也渐渐放松下来。两个人就这样无言的抱着彼此,感受对方平缓而有力的心跳,以及炽热的温度。橘黄色的灯光洋洋洒洒的照在他们身上,将这场景渲染成一幅美好的油画。两人之间的距离被不断拉近,仿佛将要融为一体。


【原著福华】婚礼(略甜,ooc

                               

 

我想在这个日记本里写下我的婚礼,这本日记完全是我私人的。婚礼很有纪念意义,所以我想写下来,也许以后会与我的子孙分享。是的我在四签名一案中爱上了梅丽·èŽ«æ–¯å¦å°å§ï¼Œå¥¹æ˜¯ä½ä¼˜é›…迷人的女性,尽管福尔摩斯对她不屑一顾,世界上能令他对女性稍稍改观的只有艾琳·è‰¾å¾·å‹’女士了。这位女士第一次让福尔摩斯取得了失败,他至今依然记得她。所以在我和福尔摩斯说完我要结婚了的消息后,福尔摩斯的“不会祝福我”的回答我也没放心上,不过依然有些沮丧。很快我就忘记了,因为筹备婚礼很忙,好在我的未婚妻一直在帮助我,她很温柔,一定会成为一个好太太的。

 

婚礼前夕的夜里我甚至睡不着。下午从梅丽那里回来后,我感到太疲惫了,于是就好好睡了一觉。不想这一觉竟是睡了五六个小时。福尔摩斯早就办完案子回来了,这几天他一直在外面忙活一件很重要的案子,脸上也带着深深的疲惫感。见到我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双手合十出神的思考着,大概在想着新的案子吧,他总是这么精力充沛。我知道在他思考的时候不能打扰他,所以我用完餐后,就回房间想继续休息,但是却发现怎么也睡不着了。心里一直在想着梅丽,想着婚礼,我居然傻笑起来。我感到有些口渴,就想出门倒杯水。来到客厅我惊奇的发现福尔摩斯也没睡,他一直保持那个姿势坐在椅子上。窗户也是开着的,柔和的月光笼罩在他脸上,显得有些不真实。这时候时钟已经指向凌晨三点了。他察觉到我的脚步与目光,抬起头朝我微微一笑。“华生,再过几个小时你就要结婚了。噢,华生要结婚了。我想为你送上我的祝福,请欣赏。”他边说边拿来了他的小提琴,示意我坐在我的椅子上——很快就不是了。我虽然满腹疑问,但还是慢慢走到椅子旁坐下了。福尔摩斯闭上了眼睛,用他那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轻轻拉动着琴弦。音乐很动听,不得不说福尔摩斯在音乐上也具有很大才华。如果他要成为艺术家,一定也很成功。至少在我心里将会是伦敦最好的小提琴家。我也闭上了眼睛。这首曲子一开始很平缓,使我联想起月光下静静流淌的河流。接着河流水流速慢慢加快,变得越来越湍急。就好像是要抓住什么人似的,我开始皱起了眉。但加速不会太长时间,就短短十几秒再次转为平静。这次的平静与一开始不同,还带有淡淡的说不出来的悲伤。就好像是独身一人在无边际黑暗的原野上用力奔跑,抓不住一丝光芒。又好像是一位妻子得知她的丈夫在战争中丧命,回忆起种种。结尾一点喜庆意味都没有,有的只是无尽的悲伤与压抑着的汹涌的情感。我不由得捏紧了衣角。最终这部曲子在哀婉中结束,我猛然睁开了双眼。我再一次被我的朋友所惊喜到了,尽管这首曲子与祝福毫无关联,但我朋友的才华是不可否认的。于是我惊喜的说到:“福尔摩斯,你的曲子可以与伦敦目前最杰出的音乐家相媲美了!这实在是太棒了!”福尔摩斯已经放下了他的小提琴,温柔的看着我缓缓的说道:“亲爱的医生,你太夸张了。我在艺术上的造诣也不过泛泛,只是有感而作。好了你可别忘记再过些时间就是你的婚礼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去睡觉吧,我会叫醒你,同往常一样。”不知为何他的声音也带有一些曲子里的悲伤,或许是他太投入了吧,他的专注能力总是很强。我听他的话,放心的陷入了梦乡。

 æˆ‘感觉没一会儿就被叫醒了。福尔摩斯站在我的床边,平静地说:“亲爱的伙计,很抱歉我打扰到你,可你再不起来就要错过婚礼了。”听到这番话,我匆匆忙忙的起床了。前往教堂的时候,我和福尔摩斯共坐一辆马车。我不知是何原因他愿意来参加我的婚礼甚至还祝福我。我想起前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我不由得问他:“亲爱的朋友。虽然我知道你精力充沛,但能否告诉我你为什么不睡觉。”他依旧是闭上了眼,不过也露出了一抹微笑。“亲爱的华生,你知道我思考案子从来都是这样,没什么好意外的。”虽然知道是这样,可我还是忍不住继续说:“原来如此。作为你的朋友,我还是希望你以后别这样了,要好好休息。我以后可不会在住在贝克街了,也管不到你了。虽然你不会听我的劝说,可我总是很关心你。”福尔摩斯的身体好像轻轻抖动了一下,没有继续说话。后来的路程我们谁也没说话。教堂是一幢十分漂亮的建筑,七彩的琉璃瓦在阳光下栩栩发光。教堂屋顶前的丘比特画像在阳光下也发着光。我可爱的未婚妻正在教堂门口站立着等着我。我开始微笑起来,向她走过去。那时候福尔摩斯依旧站在原地。等我和梅丽站到一起,手挽手打算走进教堂时,他才慢慢的走过来。我看他的神色没多大变化,但不知为什么我能感觉到他的内心流露出一丝悲伤与哀戚。我们站在了神父前。我拉住梅丽的手,微笑着看着她。也许是我的目光太过热切,梅丽可爱的面容上出现了羞涩的微笑与红晕。

我们在神父前宣誓着。

同患难,共甘甜。永远忠于彼此。不离不弃,无论对方是否贫穷富贵。信任彼此。

我在念完几句宣誓词后又注意到了福尔摩斯,他又闭上了眼。这次我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他的悲伤。为什么他会悲伤呢?他祝福我的时候看起来很高兴。我发现自己有些不了解他了,即使是这么多年的相处。我感觉他就像是一本永远也读不懂的书,有时候人们看完了整本书以为自己可以很好的理解了,但是却不知道它的内涵意义。我不再管他了,因为接下来我要亲吻梅丽了。她脸上红的更明显了,我都能感觉到她心跳的加快。我闭上眼渐渐向她靠近。嘴唇接触到一片柔软,于是我更加深入了。我能听到台下雷鸣般的祝福掌声。分开后,我看到她有些不稳定的呼吸还有阳光照耀在她浅色的头发上,她的目光一片柔情甜蜜。我再次看向了福尔摩斯坐的位置,那儿已经空了。我不知道他走了多久,我心里有一阵失落。婚礼仪式结束后,梅丽善解人意的提出帮我搬家,我很感动。能遇到她,是我一生的幸运。我们回到贝克街221B的时候,却依然不见福尔摩斯。也许是出去查案了吧,他永远这么忙碌。我们忙活了不长时间,因为还有人帮忙。最后到了楼下梅丽进到马车里时,我感到一阵炽热的目光在我背后。我一转头看到了在二楼房间透过窗户看着我的歇洛克·ç¦å°”摩斯。他的目光掺杂了许多我不懂的意味,对我而言他就是那本我永远也参透不了的书。我还是朝他微笑了。“祝你好运,我亲爱的福尔摩斯!”这是我最后的祝福。他再次拿起了小提琴,我上车的那一刻又听到了那晚的曲子。依旧是那个语调,依旧是那么几个音符。马车渐渐远去,再也听不到小提琴声了。


【原著福华】发烧(甜,ooc

一个脑洞(=゚ω゚)ノ我的同桌因为生病没来上学,我就想到了这个脑洞哈哈。


早上我很早就醒来了,感觉身上有些发热。看来我是发烧了,不过昨晚福尔摩斯说有个很重要的案子,希望我陪他去查案,我只好勉强打起精神,努力装出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去见他。所幸我们只需要去一个小地方调查就可以了,大概也只占用一点时间,我就没有和福尔摩斯说我生病的事情。但福尔摩斯一看到我,还是看出来了。他皱起眉头,有些不高兴:“华生你生病了怎么不和我说?这样我就不会拉你出来陪我了,休息最重要。”我笑了笑,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亲爱的朋友,我很担心你的安危。这次案子看上去罪犯是很危险的,我不希望你出什么事。”福尔摩斯听到后神色变得柔和起来了。他朝我微微一笑,说道:“亲爱的华生,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也是担心你的病情,如果变得严重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会自责的。”我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他见状也不在说什么了,可还是能看出来他有点担心。因为路途比较近,我们就选择了坐马车。实际上对于一个有点发烧的病人来说,坐马车太不友好了。一路上颠簸着,我差点就忍不住了。我敢肯定福尔摩斯肯定察觉到了,因为他一路上都紧锁着眉头,没有和我说话,看来他生气了。此刻我也无暇管这些,只感觉眼前一片黑,随即就晕过去了。等我醒来时我觉得时间过去了很久,因为我正处在贝克街以前我的房间里,这里还是没怎么变化,甚至还是和以前一样干净。头还是有点晕,不过好多了。我的心情也随之愉快起来,毕竟生病还是挺难过的。这时候福尔摩斯也走了进来,他看上去还是有点不高兴,我注意到他的手臂上有一个刚包扎好的伤口。“天哪!亲爱的朋友,你没事吧。”我忍不住叫了起来。他朝我看了一眼,好像还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我亲爱的华生,别担心,这只是小伤。使我更担心的是你,你知道吗?你居然在路上晕过去了,还好你没什么事。”随后他慢慢走过来,俯下身将手搭在我的额头上。不一会儿,他高兴地说:“现在使我高兴的事,你的烧已经退得差不多了。”我还沉浸在刚刚的接触中,脸上有点热热的。微凉的手搭在额头上挺舒服的,我不由自主的抓过他的手,继续搭在额头上。他也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做,神色有一丝古怪,不过还是任我这么做。他再次开口,声音带了点埋怨意味:“华生,以后有什么状况就和我说。今天令我没想到的是,那个马车夫就是凶手。我没有预料到他会突然袭击昏迷的你,有点防备不过来。我还是下意识的给你挡了一刀,随即我就制服他了。还好那时候还没完全出伦敦,周围有些过路的好人帮我把他送到苏格兰场了。这个案子凶手虽然手段很残忍,不过他没有多大胆子,也没有足够的智慧。”说到这里他的语气有点得意和嘲讽了。我在意的是他给我挡刀这件事,我有点愧疚的低下了头。“抱歉我的朋友,不小心连累到你了。是我不好,我偏要在这种情况跟你去查案,结果害得你受伤。”他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声音也变的很温柔。“亲爱的华生,我都说过了这事不怪你。一开始是我非要让你去的。好了不要再说了,该吃早饭了。看你恢复的很快我很高兴。”随即他就先出去了。我在吃早饭的时候听见赫德森太太说他把我送回来之后就一直守着我,我那时候还在发着高烧。看到我吃下了药才放心去休息了。看得出,他认为都是自己的错。我很感动,于是向他道谢:“亲爱的朋友,谢谢你。”他只是微微一笑,“不用谢我,亲爱的伙计。我来给你讲述下这次案件吧,凶手的作案方法太有趣了...”我在一旁听着他讲述着案件,表情也变化着,最终又是露出赞赏的表情:“福尔摩斯!你的推理过程简直完美!可惜我这次没能亲眼所见。”他得意的笑出了声。他掏出烟斗吸了几口,“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犯罪,我只不过是比常人更善于观察分析罢了。华生,我们还有很多机会,很长时间,也许是一辈子。待会我们出去走走吧。”烟雾缭绕中我觉得他的脸一下子变得柔和许多,福尔摩斯总是对我展露出他特别温柔的一面,我因此感到荣幸。于是我也露出了笑容:“好,就是一辈子。”
今天的天气格外晴朗。

【AM】失去以后

513延伸以命换命梗。食用愉快:-)




当亚瑟醒来后,有点疑惑。按理说自己应该已经死了,为什么还在呼吸呢?甚至还可以思考。他疑惑地看了下周围想找到答案,眼神扫到一旁卧倒在地的一个人影。他眼睛突然瞪大了,脸上充满了震惊。他连忙起身跑过去,默念心中的预感不要那么准。可是事实上就是如此,梅林停止了呼吸,可身体的热度还未散去。他自欺欺人的想没准是梅林陷入昏迷了。他拼命的摇动着梅林瘦小的身躯,可是梅林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梅林!!!”声嘶力竭的喊着他的名字,回答亚瑟的只有呼啸而过的风。“梅林.....”亚瑟小心翼翼的将人抱在怀里,一边又又一遍的小声呢喃着他的名字。再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后,年轻的君主像是一下子被抽去了灵魂,茫然的瘫坐在地上。梅林这个傻瓜,居然牺牲了自己来换取他的命。

全城的人庆祝着战争的胜利,又一次保卫了自己的家园。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张灯结彩,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笑容,他们已经给死去的亲人报仇了,接下来只需要好好活着了,他们庆幸不已,高呼着“Long live the King”城堡里也是喜气洋洋,热闹非凡。各种仆人忙碌地穿行着,脸上也挂着微笑,每个人都在为宴会准备着。是啊,战争胜利了当然要有庆功宴。宴席上臣子们也来了很多,甚至还有别国的使臣。每个人也都微笑着,祝福着,虽然心理可能不是这么想。王后格温也带着微笑,安排着宾客入座。她的目光扫过王座,那里还是一个人都没有。她想起几天前才找到亚瑟的时候,亚瑟就像是没有灵魂了一样,面目表情的跟着他们回去。噢她想起来了,梅林好像在战争中牺牲了,可怜的梅林,曾经也是卡梅洛特忠臣的公民啊,不过战争总伴随着牺牲,她也就没有太在意这件事。毕竟当上王后后,管的事可多了。她不会在意小小仆人的生死,即便曾经那个仆人是她的朋友。之后亚瑟回来就不再和她一起睡了,只是找了个房间一直呆在那里。那时候她忙着筹备宴会,听仆人的报告也就没太在意。现在宴会不来她终于觉得有些严重了,打算去看看。随着宴会的人越来越多,准备得越来越充分,国王还是没有来。她的脸色有点难看,因为在座的宾客们有点窃窃私语了。她咳了一声,宴会重新安静下来。她面带微笑的看了周围一圈,得体的说道:“诸位先别急。国王陛下在战争中受了点伤,这几天正在恢复中。我去看看他能不能来参加宴会。”她说完就匆匆忙忙的走了。她在去的路上一直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等她急急忙忙推开了门,有些惊呆了。亚瑟坐在窗子旁,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可以看出亚瑟的眼睛里没有一点神采,犹如一潭死水,像是丧失了所有希望。脸色苍白的像张纸一样,厚重的眼袋堆积在那双眼下面,眼睛周围甚至还红红的。亚瑟绝对是好几天没有睡过好觉了。她才想起来,之前仆人的饭菜端进去怎么样出来还是怎么样,她只是单纯的以为亚瑟没胃口,甚至还骂了一顿厨师。现在想来远远不是这样。亚瑟周围甚至堆满了酒瓶,他神色却还是很平静。此时看上去他还活着,但是就像是心已经死了。她正想开口,但是亚瑟已经说话了。“出去,别再烦我。”年轻的君主声音有些发哑,声音没有一丝感情起伏,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他甚至都没看向格温。格温默默地出去了,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咬紧了嘴唇。卡梅洛特不需要这种王,她想。亚瑟没有在意,只管默默的看向天空的圆月。月亮很美,但他却感觉到无边的寒冷。他自从回来后,就一直在自己原来还是王子的房间里,他能感觉到梅林曾经在这里的气息。他知道那些子民的议论,还有格温虚假的关怀背后是什么。他都知道。他想起之前和梅林在一起的日子,一开始他把梅林当作仆从,可后来随着一起经历的越来越多,他渐渐的把梅林当作朋友,最后甚至在心里把他当作爱人。两个互相爱恋的可怜人因为命运在一起,最后又因为命运分离。这该死的命运。他曾经想过如果没有命运的话梅林也不至于会牺牲,但没有命运两人也不会走到如今地步,多么讽刺。他有些后悔,在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不应该是“谢谢你”而应该是“我爱你。”现在他多想对梅林说啊,可是再也没有机会了。能听他倾诉的也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和日夜不停息奔腾的大海了。他又喝了一口酒,他感觉一点味道也没有了。好不容易共度了风雨,却不能一起同甘。这该死的命运。他这时候才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被梅林也带走了,只剩下这摇摇欲坠的将要破碎的躯壳。他麻木了,甘愿选择堕落。他疲倦的闭上了眼,不再想这些,只会让他头痛。
过了几个时辰,夜幕刚刚散去,晨曦的微光渐渐透露出一点,格温就来了。她在此踏足了这个房间。她的脸上带着一种悲伤,慢慢的走近亚瑟,但是右手却一直藏在身后。亚瑟注意到了她那有破绽的伪装,他看出了她的一闪而过的笑意,更没放过她紧握的藏在背后的右手。格温眼中带泪的看着他,声音也有些颤抖。“亚瑟.......你应该去管理这个国家了。这些天你没出现,子民们都议论纷纷了,这可不是一个好国王该做的事。”亚瑟也只是平静的看着她,这个女人太虚伪了。嘴上说着为了自己为了卡梅洛特,实际上却只是为了权力。现在还想杀了自己,为什么他不早点知道呢。这时候亚瑟才悲哀的发现,自己身边只有一个人是真心对自己,而那个人也离他而去了,现在他成了真正的王,真正的孤家寡人。“权力有什么好。”他站起身。格温瞪大了眼睛。“它不能换回失去的人。”他靠近了格温。格温终于感到有些紧张了,她本以为可以很容易的杀死亚瑟,再对外宣称国王被刺杀了,她就可以当上卡梅洛特的女王了。她握刀的手有些颤抖,却还是佯装镇定的问:“亚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亚瑟的嘴角慢慢出现了一丝微笑,他张开了双臂,大声的说道:“Come on!!”他的眼睛里甚至还焕发出了光彩,像是暗沉的湖面终于出现了一丝光亮,名为希望的神情在他脸上展现了。她有点无法理解:“亚瑟....我只是希望卡梅洛特好,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卡梅洛特。一个国家不能有这样子的一个国王....民心已经开始有点动摇了。为了卡梅洛特,我必须这么做。”但亚瑟没有继续说话了,只是面带微笑的期待着。他又想起了初见梅林时的场景,和此刻别无二致。唯一变化的,就是只剩他一人了。命中注定他们不可能分开,既然如此,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他感觉到刀刃最终还是刺入了自己的胸膛。银色的刀刃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本来是应该会很痛的,但他一点感觉都没有。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一点一滴的在流逝,意识也在逐渐涣散。终于在最后,他看到晨曦的阳光下渐渐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真好,他想。他想伸手尽力触碰到背影,最终却还是无力的垂下。

看电影

【群里在讨论电影话题于是就想到这个梗啦。事实证明还是要互相谅解关系才能稳定啊xxx】


当手机里突然提示有新的信息,Collin 还以为看错了。发信人正是自己前男友Bradley。Bradley是他交往了很久的男友,但最后还是分开了。那时候两人甚至都见过彼此父母了,都到谈婚论嫁阶段了。原因就是Bradley喜欢到处游玩,不怎么注重家庭。但Collin由于小时候家乡有过战争,所以很没有安全感,需要家人的陪伴。两人的观念不一样,慢慢的也就出现了争吵,所以就分开了。分开后依旧是好朋友,只不过联系少了。所以当Collin看到Bradley发来的短信,想约自己看电影,有些吃惊。他知道自己还对Bradley有感情,怕一见面就控制不住自己。当初是在拍戏的时候认识的,那部剧他演男一Bradley演男二。由于剧中两男主感情也很好,于是演员就有了更多的交谈机会。Bradley很喜欢赞赏Collin,在他眼里Collin真是哪方面都很好,无可挑剔。随着电视剧拍摄时间越来越长,两人的关系也突飞猛进。更何况剧组为了迎合粉丝,特地让他两来了几天旅行,去探寻剧中的人物故事。有这个机会两人关系就更牢固了。他两睡在床上,大半夜睡不着就一直聊天。聊着聊着也就聊出感情了,终于在杀青宴结束后他两去开了房,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只不过是悄悄的,Collin 是个害羞的人,还没有自己的ins。顾及到两人都说是明星的关系,只能私下底去约会。Collin回过神,在思考到底怎么办。手机又一阵震动——Bradley又发了。这次是“?”。好吧,Collin妥协了。他捂得严严实实,在镜子前照了好几遍确定不会被认出来放心地出发了。到了电影院门口,没看到Bradley人,他就掏出电话想给Bradley打个电话。但是猝不及防就被人抱住了。那人身上传来好闻的气味,带着满满的熟悉感。熟悉的温度激的他差点跳起来。他知道是谁了。但他还是转过头,果不其然看到了那一头耀眼的金发。眼前的人虽然也严严实实的,但是Collin就是知道,一眼就能认出来是Bradley。Bradley也认出了他。其实他们没分手前感情真的很好,根本容不下第三人。Bradley终于放开了他,拍了拍他的肩。随后Bradley说道:“Collin,你又变瘦了...”Colin当然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那么瘦,不过最近真是瘦了很多,还不全因为乳糖不耐的原因。当然那个原因他是不会说出来的。Collin没再说什么,只是快速走向电影院。一起坐在电影院才发现,这部电影其实很冷,因为全场只有他们两人傻乎乎的坐着。他们,居然买错了票。Collin 之前买票的时候一直在想Bradley的那个温暖的拥抱。他发现自己果然还是想着那个王八蛋的。一时间也就没注意。好在王八蛋没说什么,只是微微冲他笑了下。那个笑容就如年少般灿烂,Collin竟有些失神。这时候电影终于放了,他也就不再看向Bradley。电影果然很无聊,他感觉自己昏昏沉沉,几近睡着。终于抵挡不住的瞌睡席卷而来,他的上下眼皮一直在打架,终于支撑不住了。朦朦胧胧他感觉身边的人把自己外套脱下来了,轻柔的披在他身上。随后一个没想到的吻来了。他一瞬间清醒了,熟悉的触感。他想起以前,忽然感觉鼻子一酸。他迅速坐起来了。他有点失控的冲Bradley吼道:“为什么你现在还要这么对我啊?你之前都不在乎的!”一时间他感觉电影都暂停了,只有两人的大厅沉寂着。Bradley愣了会,但很快又反应过来。他没有责怪Collin,只是慢慢的把Collin抱在怀里。用他那一贯的温柔嗓音说道:“Collin。我还喜欢你。我为我以前所做的道歉。我发现失去你以后,我的情绪也变得糟糕了。我这才发现我是离不开你的。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会抽出很多时间陪你,让你一个人不那么孤单。知道你没安全感,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Collin感觉自己有所动容,被这一番话说得脸红了。Bradley也依旧喜欢着他,这实在是太好不过了。他张开口也说道:“Bradley,其实我也有不对的地方。那时候拍戏的压力很大,我也有些坏情绪。那个时候甚至还把坏情绪带给了你.....对不起。”想起之前发生的事,脸红得更厉害了,感觉到耳朵根都热热的。但是Bradley依旧没再说话。他只是把Collin拉入了个温柔的吻。过了几秒他又放开,声音更加温柔了:“别说话。”后来电影的光线打在两人接吻的画面上,整个场景都充满了温柔与谅解。

老万视角(。老万不哭还有我们爱你!

最近的事突然让我开了个脑洞,于是就写下来了,太扎心了。私设有,青年小万视角。时间线。。我也不知道:D

Erik突然想放松下来,最近的事太多了。但他出门散步时发现周围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对周围的环境也没有多大察觉。他走到酒吧时,惊奇的发现酒保也在玩手机。见他来了,酒保恋恋不舍的将视线离开手机,问他想要什么。但也仅仅是问一句,问完之后视线继续停留在手机上,手指不断地划动着。Erik好奇的看了一眼,好像是一个什么社交软件,叫Weibo。他将这个软件记在心里,点了自己一杯酒之后就坐在一个位置上,他也把手机掏出来了。他本人是不喜欢玩手机的,所以手机基本上没怎么用过,他找了好久才成功的下载了Weibo。他左翻右翻看到自己的名号登上了一个榜单,他暗暗吃惊。难不成是被警方发现了新的踪迹?可是他最近也没犯什么罪啊。他疑惑的点了进去,发现有一条是一个人说自己多喜欢万磁王之类的。他的心一下子变得柔和起来。居然有人知道他,心里还喜欢着他?他感觉到自己僵硬的心正在慢慢变得柔和。往下翻越来越多的人表示自己很喜欢万磁王,甚至还给他取了个PG one的昵称。他忽然感觉到很开心,他已经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那种被人小心翼翼呵护着,捧在手心里全新喜欢着的感觉。会有人关心他,叫他的昵称,全力的支持他。他不禁微微笑了起来。可是越翻感觉越不对劲。有些人还会发几张他根本不认识的人的图,图上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总是带着一顶帽子。他的笑容有些僵硬,这是谁?于是他有些慌乱,继续搜他的名字。没想到搜出来更多关于那个小伙子的事,还有人说:“世界上只有一个万磁王,那就是PG one。”他的心在那一刻停止了一秒。随后就感觉自己像是从春天马上到了冬天。他感觉自己像是穿着单薄衣物的迷路旅客孤单的迎着暴风雪前行在渺无人烟的雪地里。他快喘不过气来,就像是被人推下了深不见底的湖泊与悬崖。周围的场景一下子失去了颜色,就像一张画一样慢慢的破碎着。他感觉到似乎自己也有什么东西也随着破碎了,那是他伤痕累累的心,又添上了一把锋利的刀。刀插的很深,像是再也拔不出来了。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Erik感觉自己停止了呼吸,他已经很久没这种感觉了。童年的悲惨遭遇,所有亲人都离开了他。青年时期最喜欢最在乎的挚友也离他而去。好不容易和自己的伴侣女儿过上了幸福生活,想着终于可以安定下来了。没想到上天又与他开了个玩笑。他在乎的一切都离他而去,与他背道而驰。他已经一无所有,只剩下自己的名字了。可是为什么,连名字都被人剥夺了呢?他想不懂。他的心彻底破碎了,再也补不回来了,这太残忍。

【原著福华】散步(甜,ooc

最近温习原著,于是就尝试着写了一篇伪·åŽŸè‘—风【。小甜饼吧。OOC属于我。


最近一段时间,福尔摩斯解决完几个案子子后就有了一点空闲时间了,这对他来说是难得的放松。但他还是有点烦躁接不到案子,他为此常常抱怨最近太无聊。最终在我的一再要求下,他终于答应和我出去散散心。这天我们出门时,伦敦是难得的晴天。早晨的空气十分新鲜,迎面而来的微风轻轻拂过脸上,使人舒畅无比。起初我们边走边谈上个案子,福尔摩斯滔滔不绝地展现着他过人的推理能力,我在一旁听着随时也附和几句。可是听着听着我就不搭话了,我想起他掉下莱辛巴赫瀑布那三年。他回归时我发现他比三年前要更瘦削了,精神还是那么亢奋。一谈起案子,他就两眼发光,好像世界上除了案子之外都是无聊的东西。我正出神的想着他这三年过得怎么样,他冷不防说一句“华生。我很好。”我突然被戳穿心事,脸上有些发热。福尔摩斯看到我的神情,得意的笑了。“亲爱的华生。你难道还不知道我能推理出来你在想什么?”是的,我的朋友是最厉害的侦探,他可以猜出我在想什么。我无奈的说道:“福尔摩斯,你肯定都猜出来了。我只是想确定你这三年还好吗?”他收起了笑意,认真的看着我说道:“华生。这三年我确实过得还不错,但总觉得缺少了什么。你不在我身边,我的生活一下子少了很多乐趣。我已经习惯你在我身边了。但是当我每次提笔想把我对你的思念写在信里时,我的理智又提醒我万万不可给你写信,这样会致我最亲爱的朋友处于危险境地。”我都知道,福尔摩斯他一定是想着我的,我也十分想念他,那时候的我实在是太过于难过了,以至于连续几天工作都不在状态。我无法接受我最好的朋友歇洛克·ç¦å°”摩斯死亡的消息。想到这里,我又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福尔摩斯看穿了我心中所想,又是微微一笑,转移了话题:“我亲爱的朋友,最近伦敦的罪犯真是越来越没水平了,治安也比之前要好很多了,所以我打算近几年就马上退休,去过一种真正祥和安宁的日子。不知你可愿意陪我一起?”福尔摩斯这番话使我心中一动。我看向了他,发现他正向我微笑着。又是那种胜卷在握的微笑,仿佛他能掌握一切。他确实又猜对了,我无法拒绝他。于是我也认真的说道:“亲爱的福尔摩斯,我发现经过这么多年,我也离不开你了。有你在我总是感到很安心,快乐。所以,我答应你的决定。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福尔摩斯露出了微笑。“亲爱的朋友,与你在一起共度余生,我很荣幸。”

婚礼之上

#ooc,雷,抑郁产物#
#rps预警,注意避雷#
#小学生文笔,辣眼见谅。#

婚礼之上


- [ ] 优美动听的礼乐声渐渐响起,一对爱人缓缓走过红毯。今天正是好莱坞明星Michael Fassbender 和女友的婚礼。这对璧人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相恋三年,终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Michael的婚礼很低调,受邀的宾客只有几十位。其中当然包括了他的好朋友,James McAvoy。谁都知道Michael 和James关系很好,甚至还有粉丝将他们配对。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是很般配,但最终现实是这样的,人总要接受现实。婚礼现场布置在一座岛屿上,波光粼粼的湖面不时有鸟儿飞过,驻留。阳光尽情的倾洒在湖面上闪耀着金光。Michael身着一身黑色西装,阳光衬的他越发俊朗,他的眼中盛满了深情,新娘与他四目相对,脸上也是藏不住的笑意。James看着这一切,突然有一瞬的晃神。这目光他太熟悉了,他的瞳孔微微放大。一年前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不可阻挡。
- [ ] 与相恋十年的妻子感情破裂,他在酒吧买醉。他感到痛不欲生。那时候Michael也是这般目光看着他。他们周围的人们四五成群,肆意的笑着跳着,仿佛就能忘怀一切,人们沉迷在这狂欢中,他们就像个混入人群的异类。酒吧的灯光忽明忽暗,喧闹声毫不停歇,光线有时会照到他的脸上,把他的痛苦与颓废赤裸裸的展现在Michael的面前。他自嘲地想,估计眼前的Michael会认为自己是个喝醉的疯子吧。他平日的形象全无。可是Michael只是一言不发的盯着他,稍稍眨了眨眼。他不知怎么的,万般情绪突然爆发出来,眼泪一滴滴滑落下来。他刚想擦掉眼泪——这么一个大男人还掉眼泪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刚想抬起手,却发现Michael忽然靠近过来,轻轻的吻上了他的唇瓣。这个吻是小心翼翼的,他能感觉到Michael身体的轻颤。仿佛在亲吻世界上最贵的珍宝,又像是虔诚的教徒亲吻着上帝的脚。所以与其说是这个吻,不如说是嘴唇相触。Michael闭上了眼———他能看到他轻微颤动的睫毛,像是蝴蝶停在花瓣上轻轻扇动着双翅。嘴唇相触,他能感到Michael温热的体温。他能感觉Michael呼出的气息,扫过他唇瓣,弄得他的心痒痒的。他不善于说什么,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安慰他。他再也忍不住,眼泪一颗颗滴落下来。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终于分开。他脸上的泪早已风干,用几近哽咽的声音说道:“谢谢你,Michael。”Michael依旧是没说一句话,但眼神里仿佛有着一种痛苦稍瞬即逝。就好像痛苦的是他一样。James想。下一秒,Michael给了他一个拥抱。拥抱是温暖有力的,他能感觉到Michael的心怦怦直跳,就像个初恋的傻小子。这个拥抱同样持续了很久,久到他都不愿意分开。分开前,Michael终于说了一句话:“还有我在。"
- [ ] 人们总是对于付之以深情之人说不出太多。
- [ ] 他的思绪被掌声拉回现实。台上的Michael依旧是深情的凝望着新娘。随后James看见Michael和新娘的距离缓缓拉近,Michael吻上了新娘。周围的人们纷纷掏出手机,拍下这有纪念性的一幕。James扯出一丝微笑,静静的看着。他感到心脏仿佛停止跳动了一瞬。人们纷纷鼓起掌来,祝贺着新人。他感觉眼前的场景突然就像沙滩上堆积的沙堡被推翻,场景就像是流沙一样慢慢滑落消失着。他愣住了。周围的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场景就像是沙粒一样散落了,随后沙粒又迅速的在他眼前拼接起来。那个场景他很熟悉,是之前上节目的时候他和Michael一起的那期。他眨了眨眼,看见Michael熟悉的目光看着他,仿佛要将他看穿。Michael总是这般炽热的目光看着他。他不知道是何时消失不见的,难怪他总觉得心像少了一块般不完整。他的心脏迅速的跳起来。眼前的画面又像被撕碎的纸片一样慢慢消失。但是不一会儿,散落在地的纸片又拼接起来。又是一期访谈,又是Michael,这熟悉的目光,熟悉的人。这次他的眼中带有点痛苦与破碎,他想起来这是那期模仿同人,粉丝过度打扰了他的生活,他有些厌烦了。Michael肯定是察觉到了,他总是能知晓James的心意。为此他调侃过,但Michael依旧是望着他笑。仿佛他做什么都是对的,无限的包容。他怎么不懂这目光呢,他只是想逃避现实。一直以来,他都知道。他只不过以为他对Michael只是普通朋友关系,殊不知他的躲避就像是一把无形的刀刃,早已把Michael的心捅的鲜血淋漓。他甘愿做鸵鸟,不知道怎么接受这份炽热的感情。目光相接的闪避,听到同人文的尴尬,Michaeal悄悄靠近僵硬的脊背,发布会悄悄抽出来的手.......他已经这样躲避了无数次,只是自欺欺人自己对Michael是普通感情罢了。
- [ ] 得不到回应的爱终究会落空。
- [ ] 一幕幕的往事就像是展现在他面前,他感觉到有双无形的手掐住了他的喉咙,使他喘不过气。最后那一幕,停留在了那晚上酒吧一吻。他仿佛能听见自己说完,有什么东西慢慢破碎了,再也弥合不起来了,他感觉Michael临行前的背影僵了僵。他现在感觉自己的心似乎也随着破碎了,脑子里充满了各种凌乱的线条,使他分不清虚幻与现实。
- [ ] 他过于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没有注意到Michael已经缓缓走来了。直到他落入了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周围的咔嚓声不停,才反应过来。Michael又给了他一个拥抱。他感觉Michael的心跳十分平缓,不复那时候的慌乱。他乱跳的心也被安抚为平缓,内心的惊涛骇浪也平缓下来,直到起不了一丝波澜。他听到Michael用他那迷人的嗓音说了句:“谢谢你,James。"他不知道他这句话的含义,但他感觉到有什么将他破碎的心缝合起来了,凌乱的线条也被橡皮擦一一擦去,只留下干净的白纸。
- [ ] 拥抱分开时,他们相视一笑。最终,两人都释怀了。
- [ ] “祝你幸福。"James笑着说。这是他们第二次拥抱。
- [ ] ————————Fin—————————
- [ ]

Pursuit but Fail to Get【我也不知道写了啥,脑抽产物,慎入。】

  1. Sam Winchester had a secretthat he didn’t know when he had started and liked to go to his old brother. It’svery nice of Dean to blame him. In their childhood, Dean always all sorts ofexcuses to give him the delicious food of all, being bullied at school, he willalways think of some way to find each other and the other to play one, theother he was running ,but often they will be injured. So Sam felt guilty, but Dean had a smile to appease him every time. When the cold winter comes, theywill be squeezed on a bed, Dean will be that time or a small man in his arms,breathing each other’s breathing, feel the warmth of each other. Evensometimes, Dean will kiss softly on Sam’s forehead, that’s just before puberty.

   After entering puberty, it becomesdifferent. Dean will not sleep with him again on a bed; no longer have a goodnight kiss. One day, Sam woke up from the dream and found him sticky betweenhis legs. Sam rubbed the bed sheets into the pool soaked, while unconsciouslyrubbing the soft hair. It was really terrible .he remember some of the picturesin his dream. Dean bare upper body, Sweat down the muscle down, freckles distributed around.Handsome face at the moment shrouded in a layer of abnormal crimson. Dean’sgolden green eyes looked deep at him, and then opened his mouth to wrap hispenis. Even pulled out the transparent liquid. Oh god, it’s so beautiful. But hecan’t keep going. He took some cool water, poured into his face, trying to makehimself sober. Those pictures still can not be blocked in front of him show. Hesaw Dean pressed by himself; his mouth also said dirty words. He saw Dean bitingto his lips and would not cry. He saw himself kissing Dean's body every place, leaving the bright traces….. His heart beating soon, thepenis is also slowly reacting. â€œWhat are you doing, Sammy?” A voice sounded. Juvenile quickly lookedtowards the door, Dean was looking at him at the door. Juvenile mind suddenly become blank. Dean looked at him so he wassuddenly panting. Heartbeat faster and faster, the face becomes redder. But Dean just smiled and walked over. He put his hand onthe shoulder of the juvenile. Looked at the poor and said,

“Sammy grew up. I did notthink you actually still shy, really like a little girl. Really, dude, yourexpression is like a shy little boy who has been found with parentmasturbation.” Sam did not speak. He felt the warmness of Dean's palm, like a tiny current to his heart. He remembered the wonderfuldream. In the dream all hisdirty thoughts can be realized. Touch Dean. Kiss Dean. Even leave marks on Dean….theseideas are buried in the bottom in him heart, the most secret desire. Every timeDean comes with a stranger’s perfume, the kiss marks is back and he feelsjealous. Stanger can be close to his brother, as his little brother’s own cannot. He is jealous of those who are close to Dean. He could not bear it anymore. Every time he can only lookat Dean and other people flirting, every time he saw Dean Kiss strangers, hecould longer bear. He pushed Dean to the corner.

 

Quickly say that I likeyou.

“Like you, love you.

Want to have you.

You only belong to me.”

Dean has not yet reacted soSam kissed Dean gently. That kiss is only gently touching the lips. The lipsare as soft as Sam thought. Dean finally reacts. He pushed Sam, his eyes no longer looking at Sam. Sam became very sad. He tried to control hisvoice not so trembling. â€œDean. Do you love me?” he waited nervously to answer. For a long time Dean did not answer, the air becameembarrassing. Finally, Dean hadsome stuttering.

“Sammy…. I certainly … loveyou, even more than lovemyself….” suddenly thesurprise to the teenager was very surprised. Juvenile eyes exudes glory, joydoes not cover up. It was like a lost visitor in the desert, and finally foundthe water and way out. â€œBut.” Juvenile tense again. â€œBut you know, Sam. We’rebrothers. So I love you like a brother love brother, like the couple's love hasnothing to do. I will not love you now, will not later.Just what happened when nothing happened,okay?” Sam's mood is likefalling from heaven to hell. Desert lost traveler eventually desperate to find, and there is nowater and way out, it is just illusion, a beautiful illusion. But also like a heart justget a response, but now was a knife ruthless piercing. He kept silent and watched Dean Leave. Half of his body hidden inthe dark can not see the look. Droop the palm of your hand but clenched a fist, for a long timebefore issuing a weak almost hear the sound. "You are lying."

 

The disaster came so fast. Three months later, theWinchester family travels on the way. No one can think of, head to hit a large truck. Dean's last move was tokeep his little brother. And Sam finally realized that night Dean did not lie. He loves him, but the loveof the brothers, nothing more. But it does not matter, the end of the story of the two finallytogether, until forever, to another form.

 

 

--------Fin-------


!!!这好像是真的!!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