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著福华】发烧(甜,ooc

一个脑洞(=゚ω゚)ノ我的同桌因为生病没来上学,我就想到了这个脑洞哈哈。


早上我很早就醒来了,感觉身上有些发热。看来我是发烧了,不过昨晚福尔摩斯说有个很重要的案子,希望我陪他去查案,我只好勉强打起精神,努力装出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去见他。所幸我们只需要去一个小地方调查就可以了,大概也只占用一点时间,我就没有和福尔摩斯说我生病的事情。但福尔摩斯一看到我,还是看出来了。他皱起眉头,有些不高兴:“华生你生病了怎么不和我说?这样我就不会拉你出来陪我了,休息最重要。”我笑了笑,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亲爱的朋友,我很担心你的安危。这次案子看上去罪犯是很危险的,我不希望你出什么事。”福尔摩斯听到后神色变得柔和起来了。他朝我微微一笑,说道:“亲爱的华生,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也是担心你的病情,如果变得严重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会自责的。”我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他见状也不在说什么了,可还是能看出来他有点担心。因为路途比较近,我们就选择了坐马车。实际上对于一个有点发烧的病人来说,坐马车太不友好了。一路上颠簸着,我差点就忍不住了。我敢肯定福尔摩斯肯定察觉到了,因为他一路上都紧锁着眉头,没有和我说话,看来他生气了。此刻我也无暇管这些,只感觉眼前一片黑,随即就晕过去了。等我醒来时我觉得时间过去了很久,因为我正处在贝克街以前我的房间里,这里还是没怎么变化,甚至还是和以前一样干净。头还是有点晕,不过好多了。我的心情也随之愉快起来,毕竟生病还是挺难过的。这时候福尔摩斯也走了进来,他看上去还是有点不高兴,我注意到他的手臂上有一个刚包扎好的伤口。“天哪!亲爱的朋友,你没事吧。”我忍不住叫了起来。他朝我看了一眼,好像还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我亲爱的华生,别担心,这只是小伤。使我更担心的是你,你知道吗?你居然在路上晕过去了,还好你没什么事。”随后他慢慢走过来,俯下身将手搭在我的额头上。不一会儿,他高兴地说:“现在使我高兴的事,你的烧已经退得差不多了。”我还沉浸在刚刚的接触中,脸上有点热热的。微凉的手搭在额头上挺舒服的,我不由自主的抓过他的手,继续搭在额头上。他也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做,神色有一丝古怪,不过还是任我这么做。他再次开口,声音带了点埋怨意味:“华生,以后有什么状况就和我说。今天令我没想到的是,那个马车夫就是凶手。我没有预料到他会突然袭击昏迷的你,有点防备不过来。我还是下意识的给你挡了一刀,随即我就制服他了。还好那时候还没完全出伦敦,周围有些过路的好人帮我把他送到苏格兰场了。这个案子凶手虽然手段很残忍,不过他没有多大胆子,也没有足够的智慧。”说到这里他的语气有点得意和嘲讽了。我在意的是他给我挡刀这件事,我有点愧疚的低下了头。“抱歉我的朋友,不小心连累到你了。是我不好,我偏要在这种情况跟你去查案,结果害得你受伤。”他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声音也变的很温柔。“亲爱的华生,我都说过了这事不怪你。一开始是我非要让你去的。好了不要再说了,该吃早饭了。看你恢复的很快我很高兴。”随即他就先出去了。我在吃早饭的时候听见赫德森太太说他把我送回来之后就一直守着我,我那时候还在发着高烧。看到我吃下了药才放心去休息了。看得出,他认为都是自己的错。我很感动,于是向他道谢:“亲爱的朋友,谢谢你。”他只是微微一笑,“不用谢我,亲爱的伙计。我来给你讲述下这次案件吧,凶手的作案方法太有趣了...”我在一旁听着他讲述着案件,表情也变化着,最终又是露出赞赏的表情:“福尔摩斯!你的推理过程简直完美!可惜我这次没能亲眼所见。”他得意的笑出了声。他掏出烟斗吸了几口,“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犯罪,我只不过是比常人更善于观察分析罢了。华生,我们还有很多机会,很长时间,也许是一辈子。待会我们出去走走吧。”烟雾缭绕中我觉得他的脸一下子变得柔和许多,福尔摩斯总是对我展露出他特别温柔的一面,我因此感到荣幸。于是我也露出了笑容:“好,就是一辈子。”
今天的天气格外晴朗。

评论(1)

热度(34)